400-688-2626

关建中:现行资产证券化评级法背离信用构建规律

来源:财经 2016-09-12 20:00:00

中国经济发展对信用扩张形成新消费能力作为驱动力存在强烈内在需求,巨大债务存量决定了未来资产证券化方式形成的债务规模及其在国家金融体系中举足轻重的地位《财经》记者 丁雪真/文9月12日,大公国际董事长关建中 ...

  中国经济发展对信用扩张形成新消费能力作为驱动力存在强烈内在需求,巨大债务存量决定了未来资产证券化方式形成的债务规模及其在国家金融体系中举足轻重的地位

《财经》记者 丁雪真/文

  9月12日,大公国际董事长关建中在“资产证券化评级与交易模式创新”论坛上指出,“中国现行的资产证券化评级方法因其背离信用关系构建规律而不能承担国家金融体系安全守门人的国家责任,如果任其继续发展,只能是公开掩盖资产证券化风险,为在中国爆发一场美国式的信用危机做准备。”

  关建中在回答《财经》记者提问时称,评级机构要解决的不仅是债务人和债权人之间的信息不对称问题,还有债务人和评级机构之间的信息不对称问题。他指出,“不少债券违约的情况跟信息不对称有密切关系。也就是说,评级机构现在主要是依靠债务人提供信息的真实状况来做判断。”

  关建中认为,中国现行的资产证券化评级方法均照搬自西方,其核心要素是违约率。这种评级评级方法人为地建立起违约率与信用级别的联系,对信用级别的违约概率进行假设,将不同债项的多种违约率进行结构化组合,设计出一个“理想”的违约率,并推测出损失率和回收率,据此确定便于资产证券化产品销售的信用级别。

  “这仅是一种事后验证评级的方法,它的统计结果绝不代表每个信用级别的违约概率。”关建中强调。

  他解释称,这类资产证券化评级方法,无论是形成被违约率验证信用级别的基础评级方法,还是将违约率这种验证评级方法用作评级方法,都没有围绕财富创造能力、偿债来源、债务负担三个核心要素构建评级指标及其分析逻辑,因此使违约率统计失去正确根基的同时,更使建立在违约率基础上的资产证券化评级方法加剧背离了信用关系构建原则。

  在9月12日上午的论坛上,大公国际发布了大公资产证券化评级方法。据介绍,大公资产证券化评级方法的创新点是把财富创造能力作为偿债来源的基石,分析偿债来源对债务偿还保障作用,据此分析每笔基础资产信用质量,得出偿债能力安全度指数,将多项不同资产的偿债能力安全度指数进行结构化,构建一个偿债能力复合安全度指数。

  在关建中看来,财富创造能力、偿债来源、债务负担是评级所应关注的三个核心要素,评级的任务就是刻画出财富创造能力及其决定的偿债来源安全度与债务负担之间的数量关系。而现行的资产证券化评级会影响中国的国家金融体系安全。

  所谓国家金融体系,关建中给出的定义是“信用关系的集合,是信用关系连接起来的债务链形式的信用体系,”由三种信用关系构成。

  第一种信用关系是以现实创造的财富作为偿债来源基石支撑的借贷关系;第二种信用关系是以未来可能创造的财富作为偿债来源基础支撑的借贷关系;第三种信用关系是将若干第二种信用关系进行结构性组合形成的信用关系,也就是把未来可能创造的财富作为偿债来源基础支撑的信用关系再次进入市场进行交易。

  关建中指出,信用关系的构建原则是以财富创造能力为基础和以债务偿还为条件,财富创造的有限性与生产所要求的信用扩张无限性矛盾不断推动信用关系偏离其构建基础。

  “当以现实财富创造能力作为基石的偿债来源用尽时,第一种信用关系已无增长空间,而以未来可能创造的财富为基础的偿债来源难以为继时,第二种信用关系也走到了尽头,于是就创造出第三种信用关系,那就是把第二种信用关系结构化处理再形成另一种非传统的异化信用关系。”

  他强调,在三种信用关系中,第三种信用关系是最脆弱的,因此也是国家金融体系最薄弱和最容易断裂的环节。“承载第三种信用关系的工具是资产支持证券或结构融资产品,它与其他两种信用关系的显著区别是,债务负担与财富创造能力及偿债来源的距离更远。”

  作为复合信用关系,第三种信用关系从两个层面阻隔了直接判断债务负担与创富能力及偿债来源之间的数量关系。关建中直言,一是在已有的信用关系基础上再构建一层信用关系,形成了债务→债务→偿债来源的组合式,增加了判断信用风险的难度;二是把已有的多种信用关系组合为一种新的信用关系,将建立在不同偿债来源基础上的信用关系组合为一种新的信用关系时,极大地减弱了对债务负担与财富创造能力及偿债来源之间数量关系的透视性,特别是在第二种信用关系的偿债来源与财富创造能力偏离度很大的时候,更增加了第三种信用关系的虚拟性。

  大公国际提供的数据显示,2015年与2000年比较,国民经济增长了808.5%,国家债务规模增长了1514.5 %,2015年国家债务总量占国民生产总值的比重已达249%,同期日本为378.8%,美国为273.1%,英国为256.7%,法国为249.1%,德国为189.4%,印度为120%,俄罗斯为65%。

  关建中认为,中国经济发展对信用扩张形成新的消费能力作为驱动力的存在强烈内在需求,巨大债务存量决定了未来资产证券化方式形成的债务规模及其在国家金融体系中举足轻重的地位。他进而作出预言,“随着第三种信用关系在国家金融体系占比的上升,中国金融体系的脆弱性将大增。”

  关建中说,“资产证券化构成的信用关系占到相当比例的时候,由于这种信用关系虚拟性更大,债务偿还来源对它的支撑性更为薄弱时,这种信用关系必然会破裂,会体现出泡沫化。”
中国信用财富网转发分享目的是弘扬正能量
关于版权:若文章或图片涉及版权问题,敬请源作者或者版权人联系我们(电话:400-688-2626 史律师)我们将及时删除处理并请权利人谅解!

相关推荐

吴晶妹:未来将进入信用经济新时代


央广网 2016-09-28 08:00:00
关于我们 —分支机构 — 免责声明 — 意见反馈 — 地方信用 — 指导单位: 中国东盟法律合作中心商事调解委员会
Copyright © 2007-2021 CRED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信用财富网 统一服务电话:400-688-2626
备案/许可证号 滇B2-20070038 本站常年法律顾问团:北京大成(昆明)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