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腾讯如何把数据贡献给“信联”

2018-4-12 10:50| 发布者: xlei| 查看: 1217| 评论: 0|来自: 中国经济周刊

摘要: 2月22日,央行官网公告栏里仅有一行表格的简短信息,宣告我国信用社会即将来临。该公告显示,百行征信有限公司的个人征信业务申请已获央行许可,其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任职资格也获得核准。该公司就是业内一直 ...
2月22日,央行官网公告栏里仅有一行表格的简短信息,宣告我国信用社会即将来临。

该公告显示,百行征信有限公司的个人征信业务申请已获央行许可,其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任职资格也获得核准。该公司就是业内一直俗称的“信联”。这是央行颁发的国内首张个人征信牌照,有效期3年。

对于阿里、腾讯等公司旗下的征信机构来说,这是一个重要的日子——正式被国家队“收编”,意味着以往“在支付宝里可借钱、可赊账、免押金,但在微信钱包里却没有信用”的情况,将随着“信联”的出世而消失。对于金融市场来说,有了“信联”,银行或者民间金融机构的信贷信息将被监管层全面掌握,有助于监管层实施更精准的政策调控。而对于个人而言,“失去信用,将失去一切”的说法或将成为现实。

九股东联手为14亿人信用“画像”

根据央行公布的信息,“信联”正式名称为“百行征信有限公司”(下称“百行征信”),注册地为广东省深圳市,聚焦于个人征信业务,注册资本10亿元。现任汇达资产托管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朱焕启拟任百行征信董事长。

除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持股36%外,芝麻信用管理有限公司、腾讯征信有限公司、深圳前海征信中心股份有限公司、鹏元征信有限公司、中诚信征信有限公司、考拉征信有限公司、中智诚征信有限公司、北京华道征信有限公司8家企业分别持股8%。

从上述8家持股8%企业的主营业务不难看出:芝麻信用可以借助淘宝、天猫、支付宝的交易记录,来判断个人或商户的信用;腾讯征信则可利用社交工具和微信支付记录等信息判断个人信用;深圳前海征信,可以依托平安集团数以亿计的企业和个人客户及其在平安银行、平安保险的记录来征信;鹏元征信可以通过身份认证、个人反欺诈分析、贷中风险监控为用户画像;中诚信的信用报告则涵盖身份、教育、职业、通信、司法等维度;考拉征信通过社交关系、交易行为、履约能力等为个人画像;中智诚则通过个人信用活跃度、信用历史、身份特质等判断个人信用;华道征信则有消费信贷信息共享平台出具个人信用报告。

换句话说,这8家企业掌握各个侧面的信息整合起来,中国14亿人的信用画像,基本眉目清晰。

公开信息显示,百行征信最主要服务对象为从事互联网金融个人借贷业务的机构,他们也是信用信息的主要提供者,此外还包括银行等从事放贷业务的传统金融机构、公检法与金融监管等相关部门、个人信息主体、从事征信和反欺诈服务的第三方符合资质要求的机构等。

当前,银行卡领域和线上支付清算已分别有银联和网联两个联合组织。不过,提供个人征信服务的“正规军”只有央行征信中心及其下属的上海资信公司。有经济学家曾指出,央行征信等数据主要来源于金融机构,在互联网信息上存在不足;从数据结构来看,央行征信中心更多是结构化数据。

央行征信管理局局长万存知曾表态称:“个人征信平台不应该太分散,数量不能太多,要少而精、少而强。”

据悉,“信联”将是与央行征信中心平行的机构。百行征信主要在网络借贷等领域开展个人征信活动,与央行征信中心运维的国家金融信用信息基础数据库形成错位发展、功能互补的市场格局。

业内人士认为,个人征信牌照的下发,利于将央行征信中心未能覆盖到的、银行贷款以外的个人金融信用信息归纳在一起,实现行业的信息共享,有效降低风险成本。

灰色征信业务可逐步合法化

为什么要成立“信联”,以往我国的征信系统不够用吗?

网贷之家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1月底,我国P2P网贷行业历史累计成交量达到64421.4亿元。然而,中国传统金融机构在提供个人消费信贷方面长期缺位,导致很多个人借贷数据“流落民间”。中国银行业协会发布的《中国银行业产业发展蓝皮书》显示,截至2017年8月31日,在中国人民银行征信中心收录的9.3亿自然人中,仅有4.6亿人有信贷记录。

大数据不良资产清收服务平台“资易通”有关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很多民间借贷机构、非银行贷款机构有强烈的征信查询需求,但没有办法查询人行征信,这部分客观存在的个人征信市场需求长期以来游走于黑色或灰色地带之间。“百行征信的建立有助于解决互联网金融领域的信息分割问题,可以缓解行业中的信息孤岛效应,有效遏制‘过度多头借贷’‘诈骗借贷’等乱象,促进互联网金融行业健康有序发展。”

一名业内人士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介绍,现在市面叫征信公司的企业很多,不叫征信公司却做认证业务的企业也有不少,这些公司基于自身企业的优势做场景,为未来的市场开拓和市场主体的规范提供了基础。“直接倒卖数据或传输数据的算黑产,黑产的主要提供者为不正规的催收公司,或者可以接触到大量客户信息公司的内鬼,而可以将数据标签化对外提供服务的非持牌机构,都算灰产。以一个正规的民营贷款机构为例,他们的征信服务依赖芝麻分(灰)、电商数据库(黑、灰)、正规金融体系内流出的客户数据(黑)和客户自己提供的网银账号(灰)、电信服务商账号(灰)等。有了‘信联’,灰色部分便可以逐步合法化。”

打通征信信息链任重道远

互联网安全服务SAAS平台漏洞银行CEO罗清篮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打造一个健全的征信体系会涉及个人多方面的行为数据,势必要建立强大的征信数据库进行征信数据的维护和管理,其中就存在大量的个人隐私数据和安全风险。“任何信息系统都会存在安全漏洞,黑客如果发现‘信联’数据库的漏洞,将很可能造成大量个人隐私数据的泄露。‘信联’成立后,最需要优先做到的就是信息安全保障工作。”

除了央行征信,如何结合移动互联网、通信运营商、同业黑名单、终端客户消费记录大数据等多维度覆盖的数据源,打造有别于传统征信的新型征信机构,成为目前很多公司和机构正在努力的方向。

花虾金融CEO段念认为,按照监管要求,现在网贷行业在备案后需要把借款和逾期等数据提交给监管机构指定的平台,这些数据可以作为借款人个人征信的基础数据。但是从目前的状况来看,这一政策仍然会以区域为中心执行。“现在P2P备案是以地方金融办为中心来进行。所以,对于借款用户的个人征信、还款记录,包括逾期黑名单等,我认为区域性、由下往上的可能性更大。至于在什么时间节点上会由上往下变成统一的系统,包括有没有可能在P2P备案完后就接入央行系统,目前来看还较难判断。”

前述业内人士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分析,由于“信联”体系庞大,打通信息链有很大难度,涉及平台互通、信息交互、数据源的清洗、模型调整适配等一系列复杂工程,不可能是简单的“冷拼”(冷盘拼盘)。“此外,每家公司都有各自的数据价值,尤其是阿里和腾讯,他们数据积累最多,贡献也多,但是这8家企业都占8%的股份,一些比较小的公司会获得较大益处,但对阿里和腾讯来说就显得比较‘吃亏’,所以利益的分配也是个很大的问题。”

“大头们”真的能够把数据贡献出来吗?“这就要看带头人了。毕竟马云曾说过,只要国家需要,支付宝可以立即上交给国家。”该业内人士说。

芝麻信用给《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的回复称,芝麻信用非常荣幸与多家机构一起,在央行的带领与指导下,成立百行征信。芝麻信用希望运用自己的技术能力,与各家机构一起,协力做好百行征信,从而推动中国个人征信的市场发展。腾讯互联网金融相关负责人则表示对此不予置评。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